logo
head-banner

中国馆里没有的中国史(三)

2013-09-23 16:37 来源: 《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发生在你身边的 故事》 作者: 胡灵群教授 浏览量: 627


生孩子哪有不疼的?
    还是七年后,不对!是去年,也就是六年以后,第一本产妇产前分娩镇痛的科普书出现了——《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来自哈佛的完全解答》,你现在读的这本书是7年以后,是那本书的补充。《哪里有无痛分娩?》那章写的是,产妇们“一慢二看三通过”的过程,完全能够理解,这东西真的管用吗?再说这东西安全不安全?估计正是这种好奇与疑问的驱动,第一次“无痛分娩中国行”在石家庄市妇产医院给产妇讲座时,300人的会场爆满。加座后还是没能让产妇家属进场。事后发现,给产妇讲无痛分娩是对的,把家属“拒之门外”是不对的。“无痛分娩中国行”在北京站和温州站都遇到过,产妇要无痛分娩,家属不同意的情况。因为国内很多地方采用”双签字“的病人知情同意书,没有家属同意,产妇是得不到镇痛的。河南洛阳的一位活跃在“丁香园”医学论坛的麻醉医生,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 “一次接产科通知要做分娩镇痛,到待产室后,看见产妇疼的厉害,准备签字,产妇家属拒绝分娩镇痛,没有理由。但是产妇疼的难受,要求分娩镇痛。我们没有办法,家属意见不统一,我们只能等。后来产妇生气了,对他丈夫说:费用我来出,没钱我去借,几乎到了快要下跪的程度,但是她丈夫还是不同意。看着产妇痛苦的表情,我们无能为力,只能撤了。后来家属的工作终于做通了,但是产妇已经恼了,说啥也不生了,要求剖宫产,最后这个产妇还是做了剖宫产。"
    “我们开展分娩镇痛以来,遇到一些产妇家属不同意分娩镇痛的,多是孩子的奶奶或是姥姥,她们的观念就是‘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看来这位产妇已经找到了无痛分娩“双签字”和剖宫产单签病人知情同意书之间的漏洞,她的小孩也从那个漏洞里“钻” 了出来。也许她在和自己丈夫赌气,“你不愿出600元(当地的无痛分娩收600元),我叫你给我付2000块!我的剖宫产还要花更多的时间恢复,你得伺候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是拿了自己的性命做了“赌注” 。她的这一选择,不说产后贫血,她的孩子没有妈妈的可能性也多了10倍,严重并发症多了3倍。不知她的丈夫看了《神秘的产房……》和《给世界意外……》以后,还会不会拒绝妻子的无痛分娩。毫无疑问,对产妇进行产前无痛分娩教育是“必须的”,对她们的家属也一样,也是无痛分娩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
 
无痛分娩的希望
    我们可以把中国的无痛分娩水平用我们南方装水的木桶来比喻。木桶中的水平面当作多学科、多人合作的综合水平或是无痛分娩的水平。有了世界级的篮球明星姚明,没有让中国男蓝得世界冠军,可能就是这个道理。组成木桶的每块板的长短作为个人或各个学科的水平可能不一样,但每块板要紧密连接(配合)才能维持桶中的水平。要想使桶中的水平提高,每块板必须先延长(提高)自己,这就是所谓“木桶效应”。找遍了中国,深圳有用3小时定义产程的,可惜他们的麻醉是块短板。希望“无痛分娩中国行”的多学科齐头并进,所到之处短板问题得以改变提高。
 

    就在这篇七年前的文章还在继续"转播"时,2011年8月11日, 也就是在我们2011年中国行的前两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剖"出来的世界第一》29的文章。标题上没有看出和无痛分娩有关,但里面列举了中国剖宫产高的第一大原因是"怕痛"。这篇文章的起因是2010年1月在一个医学的权威杂志《柳叶刀》上世界卫生组织报道了世界各国剖宫产率,中国以46.2%超越以前第一的巴西,而名列榜首30(真希望中国足球有一天也能超越巴西)。的确如此吗?本书的《给世界意外……》中给了答案——的确如此。
    虽然"七年之痒"是常见的、大家都不想发生的事情,,但我们都希望在人民日报那篇文章发表后的七年,中国的无痛分娩在悄悄地、向好的方向发展着。有理由憧憬:《人民日报》看到了痛是个问题,看到了“剖”是个问题,还把它们联系起来了;有些行政人员可能还不知道硬膜外分娩镇痛能提高母婴安全性,但医院统计数据还是让院长们耳目一新:无痛分娩能把剖宫产率降下来;广州已经在2011年的6月1日,率先把无痛分娩列入“医保”;24小时麻醉进产房也已经有“星星之火”;助产士学校正在建设中;“无痛分娩中国行”还在继续着;今年《人民日报》的那篇文章是个系列,这只是第一篇……但愿它不会再像先前那篇,持续”转播“上七年,这个系列也再不要成为七年后人们讨论的问题。
    “无痛分娩中国行”上海站——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2011年9月7日在医院网上写道31:“一周的’中国行‘活动结束了,美国医生的工作热情,敬业精神,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和蔼、谦逊的工作态度以及尊重科学、人性服务的理念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国情不同,理念有异,但医护人员的天职是完全相同的,病人的需求高于一切。减轻产妇在分娩过程中的痛苦,降低产妇和胎儿在分娩过程中的风险,是我们产科工作者和麻醉工作者共同的天职,我们将共同努力,不懈努力,将我院镇痛分娩,平安分娩的目标越定越高,方向越来越远。”
    虽然他们没有在网上写上“率先”、领先”之类的话,可我们知道,我们的产妇知道,而且是从心底里知道,他们是中国硬膜外分娩镇痛的一个领头羊。不管单位领导有没有领到政绩,我们产妇是不会忘记他们的。2011年的上海站,南京站,和宁波站都是产妇们向往的医院。从孕妇学校听胡灵群医生讲“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课的产妇那里了解到,她们不惜无数道手续,用力“挤”到这些地方生小孩的。从河南省一家医院的麻醉医生的话中“我们医院分娩镇痛才刚刚起步,不过医院很重视,因为我们当地几家医院都已经开展了,如果我们不开展,医院收入及病人数量会受影响,我们的分娩镇痛是在这种背景下才开展的。“可以知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产妇们都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看来已经有地方,为这此被迫做“赔本”的无痛分娩“生意”了。觉得“无痛分娩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什么复杂的麻醉技术!还不就是个硬膜外!”的人们,或只在红头文件下执行行政任务的人们,可能也知道,有了第一个,一定会有第二、第三……中国无痛分娩最终也会像其他先进国家一样,像世界产科麻醉第一人辛普森医生150年前预言的”分娩镇痛是早晚的事“。也就是说,先走的、后走的都会“走到一起来了”。先走的医院虽然开始做了"赔本生意",事后却是轻轻松松,门庭市若;后走的有了政策,心里踏实了,保证个个有钱赚,最终却是步履艰难,医院门前冷冷清清。因为要从别人嘴巴里的东西抢回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中国的准妈妈们有希望了!
    中国的下次盛事不知还要等多久,恐怕还是没有地方容纳那根小小的硬膜外麻醉导管。其实到那时这已经不重要了。聚光灯下一根硬膜外麻醉导管,一件精心构思的艺术品,一段华丽的、关于无痛分娩的说明……也只是告诉人们,我们中国的产妇也能和世界先进国家一样,在生孩子的时候,安全更有保障了;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只需要尽情享受初为人父母的欢天喜地;在孩子生日的那天,能有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日聚会;“孩子生日就是妈妈的受难日”之类的言辞也从此销声匿迹;到那时,现在的一切都成了过去……
 
中国产科麻醉历程表
年份
地点
当事人
事件
注释
19513
《中国医刊》
�.���������, 贾同彪
关于无痛分娩问题的新知识5
第一份翻译的文章,第一次出现无痛分娩这个字
山东省
山东省医学会
无痛分娩法推行委员会,推广苏联“精神预防性”无痛分娩法6
第一个成立无痛分娩推广委员会
19552
《中医杂志》
赵锡庠
达生篇介绍给妇产科同志32
第一次用分娩镇痛这个字
1960年第11
《江苏中医药》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气功无痛分娩四十例报告33
第一次气功无痛分娩报告
1963
北京医学院(现北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张光波
低浓度普鲁卡因硬膜外分娩镇痛
第一次麻醉分娩镇痛
19645
南京第一届全国麻醉年会
张光波
连续硬膜外阻滞用于无痛分娩
第一次麻醉分娩镇痛报告
19822
《国际麻醉学与复苏杂志》
赵冬生
分娩的止痛和麻醉34
第一次麻膜外分娩镇痛翻译文章
19829-10
J Nurse Midwifery 1982 Sept-Oct27(5):15-22.
Williamson D, Foster JC.
American childbirth educators in China: atranscultural exchange.35
第一次英文杂志报告中国的针灸分娩镇痛
19876
Asia Oceania J Obstet Gynaecol1987
Jun;13(2):141-5.
香港中文大学威爾親王醫院Lao TT, So AP, Cheung YT.
The effect of epidural analgesia on labour anddelivery in Chinese women: a preliminary experience.36
第一次英文杂志报告中国产妇的硬膜外分娩镇痛
1989年第2
《中华麻醉学杂志》
何孔源,李树人
分娩镇痛法的临床应用与观察7
第一次中文杂志报告中国的硬膜外分娩镇痛
19946
《中华妇产科杂志》 29(6):330-1,
郑州河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Wang B, Zhang X, Wei L. Third
笑气在分娩镇痛中的运用37
第一篇中文杂志报告全身药物分娩镇痛报告
1997年10月
俄亥俄州立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叶铁虎
观摩学习分娩镇痛
第一个去国外观摩分娩镇痛
1997年底
北京和睦家医院
北京和睦家分娩中心(和睦家医院的前身)
常规开展分娩镇痛
第一家国外分娩中心和开展硬膜外分娩镇痛
1998年3月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沈晓风
开始是日间硬膜外分娩镇痛,中间中断过3个月。2000年6月开始24小时分娩镇痛。
第一家国内开展椎管内分娩镇痛单位
20004
上海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
余大松
分娩镇痛咨询门诊,孕妇学校开设了分娩镇痛课程,麻醉医师每日提供24小时产房分娩镇痛服务
第一个有分娩镇痛门诊咨询、孕妇学校、硬膜外分娩镇痛配套经营的医院
2001823
北大附属第一医院
吴新民,曲元
规范化开展了分娩镇痛的医疗服务
第一个国内北方医院规模化的硬膜外分娩镇痛
2001
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院
麻醉、产科、助产师
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习,
第一个派团队去国外学习
2001917
《新闻晚报》
贺天宝
让病人告别疼痛 无痛医院申城亮相37
第一次出现了无痛医院的概念,人民网当天转载。
20011020
CCTV 《健康之路》
曲元,产科医师金燕志教授
无痛分娩8
第一次在媒体科普无痛分娩
2001111
北京市
北京市卫生局
正式下达的北京市分娩镇痛收费标准开始实施
第一个地方可以分娩镇痛收费
200224-34
北大附属第一医院产房
安徽、天津、辽宁、浙江、山西、湖南省的6位麻醉医师,1位妇产科医师。
全国分娩镇痛学习班
第一次全国分娩镇痛学习班
2002年2期
《临床麻醉杂志》
徐世琴,毛恩青,沈晓风,谢琦
“腰麻-硬膜外联合阻滞应用于分娩镇痛的临床观察”随后,每年有文章,分别发表在《中华麻醉杂志》、《临床麻醉杂志》、《中国妇幼》、《江苏医药》
第一篇分娩镇痛临床观察文章
2002年11月1日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沈晓风
麻醉医生24小时不间断驻扎产房,不再由手术室麻醉医生兼管。
第一个产房单独麻醉值班的医院
2003年第4
《中华麻醉学杂志》2003年,23268-271
曲元,吴新民,.赵国立等
规模化分娩镇痛的可行性38
第一篇分娩镇痛管理的文章
2004年6月3日
珠海人民医院
陶为科
美国产科麻醉
第一次美国华人麻醉医生回国讲学
2004年8月4日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夏云
美国分娩镇痛
第一次面对产科医生讲课
20041219
新华网
任芳,李珍玉
享受无痛分娩产妇比例不到1%
我国推广无痛分娩2
一个发人深思的、至今(7年后)还在转载文章
2005年9月4日
广州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全国年会
夏云
美国产科麻醉指南
第一次美国华人麻醉医学会组团参加中国麻醉年会交流分娩镇痛
2006年度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沈晓风
分娩镇痛普及率在自然分娩产妇中占到95%以上
第一个如此大规模的95%
2006 7
Int J Obstet Anesth. 2006
Jul;15(3):201-5.
香港中文大学麻醉和重症监护科Chan L, Lee BB, Ngan Kee WD.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ed controlled trial ofthe effect of diluent volume on the efficacy of a single dose ofepidural ropivacaine for labour analgesia.39
第一份随机双盲对照的有关硬膜外分娩镇痛研究的文章
200671
人民军医出版社
吴新民, 陈倩
《分娩镇痛》18
第一本专业分娩镇痛书
20061110
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院
谢幸,鲁惠顺,贺晶,王正平, 胡灵群,妮可�希金斯等
“无痛分娩中国行“取得初步意向
第一次“无痛分娩中国行”准备会
20061211
《医院管理年活动简报第82期》
卫生部
北京友谊医院确定了人性化大发展思路,提出创建全国首家无痛医院的宏伟目标。40
第一次在国家的官方网上见到无痛两字
200731
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院
胡灵群
因人员问题,宣布首次“无痛分娩中国行”推迟到2008年启动
第一次“无痛分娩中国行”推迟
2007年7月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第23卷,第7期》
夏云
子痫前期的研究进展41
第一位美国华人麻醉医生在国内发表有关产科的文章
2007年8月
《国际麻醉学与复苏杂志,第28卷,第4期》
夏云
目前产科麻醉中的热点讨论42
第一位美国华人麻醉医生在国内发表有关产科麻醉的文章
200868日-15
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院
“无痛分娩中国行”
“无痛分娩中国行”第一次在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院成行
第一次“无痛分娩中国行”
20089
Eur J Anaesthesiol. 2008Sep;25(9):708-13.
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院麻醉科Chen X, Qian X, Chen H, Dong M.
Serum levels of nitric oxide metabolites duringlabour with or without combined spinal-epiduralanalgesia.43
第一次大陆医生英文杂志报告中国的硬膜外分娩镇痛
2008
年9月22日
中华麻醉在线
姚尚龙(执笔),吴新民,赵晶,沈晓凤,鲁惠顺
《产科麻醉临床指南》44
第一版中国的硬膜外分娩镇痛指南
2009年第10
美国《麻醉学》Anesthesiology.
2009Oct;111(4):871-80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麻醉科汪福洲,沈晓风等
Epiduralanalgesia in the latent phase of labor and the risk of cesareandelivery: a five-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13
第一篇中国引起世界反响的硬膜外分娩镇痛文章
2010112
《柳叶刀》Lancet 2010; 375: 4909
Lumbiganon, P
Method of delivery and pregnancy outcomes in Asia: the WHO global survey on maternal and perinatal health 2007–0830
WHO世界各国的剖宫产率,中国以46.2%名列第一
2010828
河北石家庄市妇产医院
胡灵群
"轻轻松松生孩子"
第一次面对产妇讲课
20109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胡灵群, 连庆泉,崔泓
《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来自哈佛的完全解答》45
第一本无痛分娩翻译科普书
201161
广州市
广州市物价局
广州市将无痛分娩纳入医保管理范围
第一次将无痛分娩纳入医保管理范围
2011811
《人民日报》
李红梅,张文
出来的世界第一(聚焦降低剖宫产率①)27
剖宫产第一大原因是怕痛
2012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胡灵群, 赵培山,张瑾
《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
第一本无痛分娩中国科普书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