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未来,哪个科的医生最抢手?

2017-11-01 14:29 来源: 优医邦 作者: 郎朗 浏览量: 623

这几年,医患关系越发紧张,连报考医学院校的学生也是连年下降,医疗圈甚至引发一场关于是否让自己的孩子继续学医之战。在某知名的医疗专业网站一项关于“医务人员是否愿意子女继续从医”的调查结果显示,过半受访者表示会“力阻自己或亲友的子女报考医学院校”,高达58%,而“建议自己或亲友的子女学医” 仅有3%。

事实上,现在的医患关系确实有些紧张,但这并不代表学医前景不好,加上医生属于越老越吃香的行业,相比其他吃青春饭的行业而言,医生这个职业更加持久,而且含金量也比一般行业更高。加上现在社会环境的改变,部分科室医生在未来中的重要地位将会越发突出。

麻醉科

目前所有医学科里最缺的是什么科的医生?你以为是儿科?其实是麻醉科。截至2015年,中国共有麻醉医生75233人,中国每万人拥有麻醉医生0.5人,而美国是每万人拥有2.5名麻醉专业从业人员,英国则是2.8人。也就是说,中国每万人拥有的麻醉医生数量只有美国的1/5。手术量急剧增加,麻醉医生数量却急剧减少,人手短缺让现有一些大型医院的麻醉医生处于巨大的工作压力中,麻醉科医生猝死现象时有发生。2017年可谓是麻醉科医生猝死年,据医学杂志《中国循环杂志》统计,仅今年1-7月全国共报告医生猝死案例13起。6月28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25岁的麻醉科规培住院医生陈德灵猝死。其微信朋友圈一句“黑+白+黑,下班啦,还活着真好。”让无数医护人员泪奔。

不少人对麻醉科医生不了解,认为麻醉科医生远没有外科医生重要,就连一些医学生也不愿意选择麻醉专业,认为麻醉专业没什么技术含量,上升空间不足。现在不少高校也纷纷取消麻醉专业,2016年,全国麻醉专业招生人数将减少50%,到2020年,中国将彻底取消高校中麻醉专业的设置。

麻醉科医生真的如此不重要吗?事实上,麻醉科医生除了可以帮助患者缓解手术创伤带来的疼痛外,也在为缓解慢性疼痛寻找办法。晚期癌症患者的癌痛,会严重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而这部分患者很多时间是在家休养的。在互联网+的时代,麻醉医生可以远程地为居家癌痛患者进行治疗和监测,麻醉医生的作用,早就超越了手术室。

儿科

“金眼科,银外科,千万别去小儿科”。前几年,关于儿科的一个段子在医疗界广泛传开,生动地表现了儿科之艰苦与艰难。近些年,儿科人才不断流失,不少三甲医院儿科夜间纷纷停急诊,单是笔者所在医院儿科在这两年内已经离职三个,现在只剩三个医生在苦苦支撑,去年已经停止夜间急诊,还紧急从内科抽调医生上去支援。

据《中国卫生年鉴》统计,在2012年全国分科执业医师构成中,儿科执业医师仅占医师执业类别的4.3%,每千位儿童中只有0.4位儿科医生,远低于同期每千人口2.06名医师的全国平均水平。全国至少还缺20余万儿科医师,在部分省份城市,情况更严峻。儿科医生钱少活多风险高压力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招致家长打骂,导致不少儿科医生纷纷跳槽,甚至转行。

如今二孩政策全面开放,未来儿科医生将更加紧缺。国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正不断通过培训专业住院医师,儿科专业重开,增加儿科招生高校等方式大力发展儿科。而不少城市也纷纷出台政策,要求奖金要向儿科倾斜,譬如四川省妇幼保健院的儿科医生奖金按规定不少于其他医生平均水平的1.5倍。

在二孩政策的东风下,不少私人医疗诊所也正成为燎原之势,换而言之,一个有经验有能力的儿科医生即便从公立医院辞职,也能立马在私人医院找到工作,甚至非常抢手,而且待遇将比在公立医院更优渥,工作环境更轻松,像广州大道中的和睦家仅挂号费就高达1200元。由此可见儿科医生的幸福将指日可待。

妇产科

近年来,关于产妇新闻时有发生,像去年中大附属一医院700万天价索赔事件,纱布门事件,直至今年的榆林产妇跳楼事件,不断将产科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少产科医生表示,不是人累而是心累。

自二孩政策全面开放后,除了儿科人才紧缺外,产科也同样如此。2016年1月11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实施全面两孩政策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的发布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就直接表示,国家产科儿科人才紧缺确实是一个突出问题。现在珠三角不少医院都出现了产科医护人员紧缺的现象。东莞市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黄素然表示,现在全市的产科人才流失非常严重,仅常平医院两年就走了十个。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说,医院年分娩量比十年前翻了不止一倍,可产科医生仅增加10%至20%。

除了人才紧缺问题,当今我国产科医生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不少产科的理论和实践技术还远未达到要求,市场上亟缺高学历高素质高技术的妇产科医生。所以产科医生应在最初的几年内从多方面培养自己,打下一个全面的妇产科基础,然后再向专门的领域发展,一个有较强理论知识和操作经验的妇产科医生在未来几十年内有着非常广阔的职业前景。

全科医生

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已达18.9万人,城乡每万名居民拥有全科医生达到1.4名。但是根据国家战略发展要求, 2020年要实现到每万名城乡居民有2到3名合格全科医生,也就是说还需要增加至少10万到24万名全科医生,全科医生缺口巨大。再看看发达国家和地区,全科医生占医师总数的比例为30%~50%,而我国仅为6%。更令人忧心的是,截止到2016,我国培训的合格全科医生中,注册全科专业的仅占37%。全科医生收入少,待遇差,评定职称难,社会地位低,缺乏成就感,导致不少人不愿意从事全科医生。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医院院长曾益新说,我国全科医学正面临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需要地方政府加大财政投入,有序配置医疗资源。现今,我国正在大力推行家庭医生制,而全科医生的短缺将制约着这一体制的发展。《国务院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建立全科医生的激励机制。全科医生按签约服务人数收取服务费,可对不同人群实行不同的服务费标准。相信借着家庭医生服务制的东风,未来全科医生可以通过市场竞争,为签约居民提供个性化、多样化的健康服务,凭借多劳多得、优劳优得方式使之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1493972598702457.jpg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