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2018FIGO癌症报告:卵巢、输卵管与腹膜癌(三)

2018-11-05 18:34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337

7.二次手术

7.1二次剖腹探查术

过去,在患者完成一线化疗后且没有疾病存在的临床证据时,行二次剖腹探查术(或腹腔镜)来评价治疗反应。尽管有预测价值,却未显示对生存有影响,不再建议作为标准治疗的一部分。C级证据

7.2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

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可以定义为完成一线化疗后,在某些阶段尝试进行的肿瘤细胞减灭术。回顾性研究提示,如果可以切除所有肉眼可见的病灶,患者将受益,这往往意味着患者有孤立的复发病灶。无病变间隔时间超过12–24个月以及那些仅仅有1-2个部位病灶的患者,似乎获益最多。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手术的作用,正在随机临床试验中进行评价。DESKTOP III试验已经涉及二次减瘤术的作用,最近由Dubois代表AGO公布结果。该研究纳入了一线化疗方案后无进展生存大于6个月,以及依据AGO研究组评分阳性而考虑为非常适合手术的患者,阳性评分定义为ECOG体能状态评分0,腹水500ml或更少,初次手术完全切除病灶。Du Bois等报道,204例符合这些标准并随机分配至化疗后接受手术的病人,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9.6个月,而 203例随机分配至仅接受二线化疗的女性为14个月。研究的主要终点时总体生存,需要数年才能获得。C级证据

8.恶性上皮性肿瘤的随访

没有证据表明,在完成初次手术和化疗后的随访过程中,密集的临床监测并对无症状复发病变妇女过早化疗,可以改善总的生存或生活质量。血清CA-125逐渐升高和病灶体积小或者无复发影像学证据的无症状患者,推迟开始化疗的时间是合适的。然而,可能有一部分患者在复发时适合接受二次减瘤手术。

随访的目的包括:

1.早期识别和及时处理与治疗相关的并发症,包括提供心理支持。

2.早期发现疾病复发的症状或体征。

3.收集有关任何治疗疗效以及与在临床研究中治疗患者那些治疗相关并发症的资料。

4.促进健康的行为,包括早期病变患者中乳腺癌的筛查,以及对保守性手术患者进行宫颈癌筛查。

关于合适的随访计划,尚无循证指南。治疗后的第1年,每3个月随访一次,之后间隔时间逐渐增加,2年后间隔时间为4-6个月,第5年后为每年一次。每次随访,都应重新收集患者个人史,包括癌症家族史的任何变化,以及关注任何提示复发可能的症状;应该进行体格检查和盆腔检查。对于在诊断或治疗期间没有做基因检测者,这是转诊合适患者进行这项检查的机会。按照惯例,均定期测定CA-125,但有关单独CA-125水平上升就迫不及待行二线化疗的临床益处,却一直争论不休。一项大型MRC OV05-EORTC 55955研究表明,依据单纯CA-125上升就对无症状的复发卵巢癌患者进行化疗,并不改善生存或生活质量,对于无症状患者提前治疗会对生活质量造成负面影响。这项研究对随诊时检测CA125带来了相当大的争论,但多数认为不立即启动治疗是合理的,除非有明确的临床指征支持这样做。治疗时机应根据症状以及临床和影像学结果。影像学检查如盆腔超声、CT、MRI和/或PET扫描,只在有临床所见或肿瘤标志物提示疾病可能复发时,才可以用。

仅依据CA-125上升,但没有临床症状和影像学复发的证据支持,就对这些无症状的复发卵巢癌患者进行化疗似乎是没有益处的。在无症状的患者中,只有小的疾灶或没有影像学复发证据,密切观察是合理的选择,也可以进入合适的临床试验或可考虑使用他莫昔芬尝试。

一项Cochrane数据库有关他莫昔芬的系统综述,未选择的卵巢癌复发妇女,多报告的反应率为10%,疾病稳定率为32%。患者是多种多样的,包括CA125水平不断升高的无症状患者,对化疗耐药、已经接受多种治疗且身体状态差有症状患者。GOG198对完成一线化疗后的FIGO分期III或IV期上皮性卵巢、输卵管及腹膜癌复发并且随后有妇科癌症(Gynecologic Cancer InterGroup,GCIG)所证实的CA125的进展的女性,对他莫昔芬和反应停进行比较。这项研究报道,与那些给予他莫昔芬的妇女相比较,给予反应停的妇女疾病进展风险增加了31%(风险比,1.31)。反应停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是3.2个月,而他莫昔芬组是4.5个月。这表明对于CA125水平升高的有选择的患者,他莫昔芬有一定治疗作用。现在有研究对这类患者人群中雌激素受体阳性和他莫昔芬的益处之间的关系正在进行评价。

9.复发性上皮性恶性肿瘤的化疗

大多数表现为晚期卵巢/输卵管/腹膜上皮癌患者,在中位时间为16个月时将复发。复发卵巢癌患者组成异质性组别,预后千差万别,对进一步治疗的反应也各异。临床应用最为广泛的预测后续化疗反应及预后的替代指标一直是无进展间隔或“无铂间隔”,定义为终止初次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到疾病复发或进展的时间间隔。这对定义特定的患者人群有帮助,但也存在不少局限性,且有赖于多少患者坚持随访。特别是,有赖于如何发现和定义复发。无治疗间隔少于6个月的患者归为铂类耐药,通常给予非铂类为基础的化疗进行治疗;而那些无治疗间隔大于6个月则视为铂类敏感,通常用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进行治疗。在治疗中或停止化疗4周内病情仍进展的患者,归为铂类难治性。

对这些定义一直都在修正,已有使用疾病进展或复发时间而不是无治疗间隔时间或无铂间隔,来界定特定的患者人群。过去20多年,临床实践发生重大改变,患者在完成化疗后,常规定期行血清CA125检测随访。比如,“铂类耐药”亚组可能包括化疗后3个月仅CA125进展或有影像学复发证据的无症状患者,以及那些有症状的临床复发患者。第四次卵巢癌共识会议达成一致,不同的患者人群应根据最后一次铂类化疗到疾病进展的间隔时间来划分。无进展间隔定义为从铂类化疗最后一天起到证实有进展病变。

对病变视为铂敏感的患者,在总生存率(OS)和无进展生存时间(PFS)方面,ICON4研究显示,卡铂加紫杉醇的联合方案较单药卡铂有优势。A级证据

对有神经毒性的患者,吉西他滨或脂质体阿霉素可以代替紫杉醇。一项大型的GCIG研究(CALYPASO)在976个患者中,比较了卡铂加脂质体阿霉素(CD)和卡铂加紫杉醇(CP)的方案。CD组在统计学上无进展生存时间(PFS)优于CP组,中位PFS分别为11.3和9.4个月。两个治疗组总生存无统计学差异。CP与CD组,中位总生存时间分别为33和30.7个月。CD组因较少的严重毒性而耐受性更好,现在这一联合得到广泛的应用。A级证据

有证据表明,对铂类敏感的疾病,增加了贝伐单抗的卡铂与吉西他滨方案,与卡铂加吉西他滨的方案相比,改善无进展生存时间(PFS)。在OCEANS研究中,484名铂敏感的患者随机分配进入卡铂(AUC 4,第一天)与吉西他滨(1000mg/m2,第一天和第八天)加和不加贝伐单抗(15mg/kg,第一天)的每21天位为一周期的方案组中。贝伐单抗可化疗同用,最多可用到10个周期,之后仅用贝伐单抗,直至病情进展或者出现毒性。卡铂与吉西他滨加入贝伐单抗,其结果是无进展生存得以改善(12比8个月;HR:0.48;95%CI:0.39-0.61);但是,两组间的总生存并无差异。贝伐单抗的治疗与严重高血压(17%比<1%)、三级或更严重的蛋白尿(9%比1%)以及非中枢神经系统出血(6%比1%)发生率更高相关。

对明确铂耐药的患者,应考虑参加现有的临床试验或采用非铂类化疗治疗。可选择的化疗众多,包括脂质体阿霉素,拓扑替康,鬼臼乙叉甙和吉西他滨。报道的反应率低,约为10%,疾病进展中位时间为3–4个月,中位生存时间为9–12个月。过去的5年中已经有若干临床试验针对铂类耐药的卵巢癌患者开展新的药物治疗,包括埃博霉素、曲贝替定和培美曲塞,但没有显著增加反应率与无进展生存期。多年来,没有新的细胞毒性药物被批准可用于治疗复发性卵巢癌。血管生成抑制剂在铂耐药卵巢癌患者中的作用,将在下面进行讨论。

铂耐药与难治性病变患者的最佳处理方案是复杂的,需要认真评估患者的精神状态、症状以及病变范围。注重控制症状以及提供良好的姑息疗法,是管理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除极少数情况外,复发性病变是不可治愈的,治疗的目的是维持生活质量和缓解症状,尤其是对铂耐药的卵巢癌患者。这类患者有许多可能的治疗选择,包括化疗、血管生成抑制剂、放疗、经筛选患者可行手术和进入临床试验。有一部分的病人可能受益于二次减瘤术,但毕竟是少数。目前,二次减瘤术的作用,正在前瞻性随机临床试验进行探索。C级证据

9.1 PARP抑制剂在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中的单药疗法

奥拉帕利(Olaparib)是FDA批准的,用于治疗BRCA基因突变的、复发的、并之前已经接受了三线或更多线化疗的卵巢癌患者的药物。FDA批准这一药物,是基于奥拉帕利在一项单臂试验中的反应率,试验中的患者具有BRCA基因突变,涉及范围广泛的不同的癌瘤。在接受多种治疗、BRCA阳性、铂耐药复发的卵巢癌患者中,反应率是3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是7.9个月。

卢卡帕利(Rucaparib)也获FDA批准,用于治疗BRCA基因突变相关的、完成了两个或以上化疗方案的晚期卵巢癌,不论患者是铂敏感还是耐药。卢卡帕利的获批,主要是基于在两项开放性的单臂试验中,106例的BRCA基因突变相关的、完成了两个或以上化疗方案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有效性数据,以及377例每天口服600mg两次卢卡帕利治疗的卵巢癌患者的安全性数据。研究者评估的客观反应率是54%,中位反应持续时间是9.2个月。

10.低级别浆液性癌的上皮性肿瘤之处理

低级别浆液性癌(LGSCs)占浆液性卵巢癌的5%-10%,占所有卵巢癌多达8%。通常在比高级别浆液性癌(HGSOC)年龄较轻时得以诊断,诊断时的中位年龄在47-54岁,其特点是生物学行为相对懒惰,并对细胞毒性的化疗不敏感。与HGSOC相比较,没有TP53突变,但可能存在KRAS或者BRAF突变,以及Ras- Raf- MEK- ERK信号通路的活化。

大部分低级别浆液性癌(LGSCs)病人在最初诊断时已有晚期病变,手术处理与高级别癌相似,要尽量切除全部的肿瘤,除了那些年轻的、肿瘤局限于卵巢的需要保留生育的患者。对晚期的LGSOC或者腹膜的以铂类为基础的新辅助化疗,影像学的反应率为4%,这远低于HGSOC患者的多达80%的反应率。同样地,一些研究中,已经报道的化疗的反应率低,在一份复发 LGSC患者的报告,反应率仅有3.7(铂敏感病变患者为4.9%和那些铂耐药病变为2.1%)。最近的一项回顾性、探索性的病例对照分析中,超过5000例患者在临床试验中接受了新辅助化疗,包括145例(2.8%)LGSC 患者,其中37例减瘤术不理想,对反应评价是可以评估的。与HGSOC患者的90.1%的反应率相比,这一LGSC患者的小亚组的反应率为23.1%,高于其他研究。即使治疗,大部分的LGSOC患者仍将复发,并具有相对长的生存期(中位总的生存时间为82个月)。这些患者通常在多年间采用多种药物治疗复发病变,而获益程度不一。治疗对生存的影响尚不清楚

10.1低度恶性潜能(交界性)肿瘤的处理

与浸润性上皮癌相比较,交界性肿瘤往往影响更年轻的人群,占所有卵巢上皮性肿瘤的15%。接近75%的患者诊断时为I期。对这些肿瘤,有如下说明:

1.诊断必须根据原发肿瘤的病理学。

2.肿瘤必须广泛切片,排除浸润癌。

3.这些肿瘤的预后极佳,10年生存率大约95%。

4.起源于交界性肿瘤的浸润癌常常进展缓慢,一般而言,对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反应低。

5.已经观察到,腹膜种植灶可以自行消退。

6.期别早、浆液性组织学类型和诊断时年龄更年轻,与更好的预后相关。

7.虽然初次剖腹手术后残留肉眼可见病灶与更差的预后相关,但疾病的死亡率仍然很低。

8.那些大网膜浸润性种植或其他远处部位转移的患者,更有可能较早复发。因为反应率低的缘故,细胞毒性药物化疗的作用受质疑。

死亡原因包括疾病的并发症(如小肠梗阻)或治疗的并发症,仅有极少数是恶变所致。主要的治疗是初次手术分期和肿瘤细胞减灭术。对于需要保留生育功能的I期病变患者,可考虑在术中检查对侧卵巢排除受累以后,考虑单侧输卵管卵巢切除的保守性手术(conservative surgery)。对只有一个卵巢,或双侧囊性卵巢的患者,为保留生育功能,可考虑部分卵巢切除术或卵巢囊肿剔除术。所有其他患者,建议全宫切除术加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术,如果病变已转移,应行最大程度的肿瘤细胞减灭术。

所有期别病变的交界性肿瘤患者均应接受手术治疗。一小部分浸润性种植的患者可能对化疗有反应,但对化疗的反应低。不常见的是,一些患者复发早,存在更高级别浸润性癌,可能从化疗中获益。

病变晚些复发的患者,应该考虑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只是在组织学证实存在浸润性病变时,才给予化疗。

已有报道,在复发的和转移的交界性卵巢肿瘤以及LGSCs中,激素治疗与临床获益相关。一项包含了64例复发性LGSC患者的回顾性分析中,所报道的激素治疗的反应率是9%。在26例卵巢或者腹膜的LGSC患者中,减瘤术后辅助激素治疗与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22个月以及复发率14.8%相关。在这一小型研究中,辅助激素治疗患者的生存率,与年龄和分期配对并采用手术和辅助化疗的对照组LGSC患者的生存率相比,并无统计学差异。最近的一项回顾性分析报告,包含了203例卵巢或者腹膜的LGSC患者,在完成了初次肿瘤细胞减灭术和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后,基于内科医生的判断,给予维持/辅助激素治疗,或者选择观察。接受了辅助激素治疗的患者,与观察组患者相比较,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显著增加(64.9个月对26.4个月),然而,并总生存时间未见显著延长(115.7个月对102.7个月)。维持/辅助激素治疗在LGSC患者中的作用,不久将在一项大型的NRG试验中进行检验。

无疾病证据患者的随访与那些恶性上皮性癌是一样的,但间隔频率少些。如果保留了对侧卵巢,应当至少一年一次经阴道超声检查随访。C级证据

11.颗粒细胞瘤的处理

颗粒细胞瘤约占性索间质肿瘤的70%,占所有卵巢肿瘤的3%–5%。颗粒细胞瘤有两种类型:幼女型和成人型。由于产生大量的雌激素,幼女型通常表现有性早熟,而成人型则可能表现为绝经后出血。大多数患者诊断时为I期肿瘤,绝经后的第一个十年,发病率最高。

一般而言,颗粒细胞瘤进展缓慢(即趋向于晚复发)。诊断时的分期,是最重要的预后因素。其他影响预后的因素包括诊断时的年龄、肿瘤大小以及组织学特征。如果转移,充分的肿瘤细胞减灭术是主要的治疗。如果病人年轻且病变局限于一侧卵巢,应行保守性手术。

由于发病率低以及其病程迁延,因此,前瞻性研究欠缺。没有证据表明,辅助化疗或放疗能改善I期单纯手术治疗患者的结局。对更高风险的I期病变(肿瘤大小>10cm,包膜破裂,有丝分裂计数高)术后辅助化疗的价值不确定,也从未在随机研究中加以检验。目前,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用于晚期或复发患者,其总的反应率为63%–80%。

主要是临床随访。初次诊断时血清抑制素B和/或AMH水平升高的颗粒细胞瘤患者,抑制素B和/或AMH似乎是随访早期发现残留或复发病变的可靠标志物。

没有循证医学证据支持抑制素B或AMH作为肿瘤标志物,孰优孰劣。血清抑制素是绝经后妇女有用的肿瘤标志物。C级证据

12.生殖细胞恶性肿瘤的处理

这组卵巢肿瘤由多种均起源于胚胎生殖腺的原始生殖细胞的不同组织学亚型所构成。恶性生殖细胞肿瘤在所有卵巢肿瘤中所占比例相对较小。在化疗进步之前,这些侵袭性很强的肿瘤预后差。随着以铂类为基础化疗方案的运用,已使得生殖细胞恶性肿瘤跻身于最可治愈的癌瘤之列。

12.1.表现

恶性生殖细胞肿瘤在生命中的第二与第三个十年,发病率最高。常常因为年轻女性主诉腹痛,发现腹部可触及包块而得以诊断。以下是按照发生频率列举的生殖细胞肿瘤症状:

1.急性腹痛。

2.慢性腹痛。

3.无症状的腹部包块。

4.异常阴道出血。

5.腹胀。

12.2.组织学分类

卵巢生殖细胞肿瘤分类对判断预后和选择化疗方案都很重要。生殖细胞肿瘤分类如下:

1.无性细胞瘤。

2.胚胎癌。

3.多胚瘤。

4.畸胎瘤(未成熟;成熟;成熟伴有癌[鳞状细胞、类癌、神经外胚层、恶性甲状腺肿等])。

5.胚胎外分化癌(绒癌;内胚窦瘤[卵黄囊瘤])。

12.3.诊断、分期和手术处理

卵巢生殖细胞肿瘤分期与上皮性癌相似,尽管用于男性生殖细胞肿瘤的分期系统可能更有帮助。治疗方法也同样是依据睾丸转移性生殖细胞肿瘤的处理原则(即低、中和高风险)。无性细胞瘤相当于睾丸癌中的精原细胞瘤。对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极其敏感,同样也对放疗敏感。不管分期如何,治愈率高。其他组织学亚型相当于非精原细胞睾丸癌。疾病的侵袭性有赖于分型,最具侵袭性的是内胚窦瘤和绒毛膜癌,但随着联合化疗的使用,治愈率也极高。

正是由于化疗能够治愈大多数甚至晚期病变,保守性手术是所有生殖细胞肿瘤所有期别的标准治疗。保守手术意味着剖腹探查术,仔细检查并对所有可疑部位活检,以及有限的肿瘤细胞减灭术,从而避免严重的术后病率。子宫与对侧卵巢应完整保留。不建议对正常卵巢行楔形活检,因为有可能导致不孕,致使保守治疗的目的落空。晚期患者可能从3-4周期的BEP(博来霉素,依托泊苷,顺铂『铂类』)方案的新辅助化疗以及保留生育功能手术中获益。尽管仍需辅助化疗治疗,接受了保留一侧卵巢的保守性手术的患者,生育率依然令人满意。没有报告显示,不良的产科结局或对后代远期不利的后遗症发生率会更高。

二次手术没有证实有益,除非是那些初次手术时肿瘤未完全切除,或原发肿瘤中存在畸胎瘤成分的患者。有些成熟畸胎瘤结节大小可能继续增大(增长畸胎瘤综合征),更罕见的是随着时间推移经恶变进展为不可治愈的恶性肿瘤,如鳞状细胞癌,所以,对于这样的患者,手术切除残余肿物可能是有益的。

12.4.无性细胞瘤术后管理

IA期病变患者,手术后可观察。小部分患者可能复发,但复发时可以成功治疗,而且治愈率高。病变超出卵巢的患者,应接受辅助化疗。尽管放疗有效,但有一个完整卵巢的患者是难以接受卵巢功能衰竭之现实的。

对IA期无性细胞瘤患者的随访观察方案如表5所述。这个计划是基于管理男性精原细胞瘤的经验,以及Patterson等人和Dark等人的报告。这个实用的随访计划,并没有在随机试验中加以检验。

12.4.1.无性细胞瘤化疗

无性细胞瘤对化疗极为敏感,化疗能治愈大多数即使是晚期病变患者。推荐的化疗方案如下:

1.依托泊苷(E)100mg/m2静脉注射×5天,每3周一次,3个周期。

2.顺铂(P)20mg/m2静脉注射×5天,每3周一次, 3个周期。

3.博来霉素(B)30000 IU静脉注射/肌肉注射,第1、8、15天,使用12周

(选择性)(注:博来霉素剂量现在采用国际单位计算)。如果省略博来霉素,通常进行4个周期的EP化疗。注意博来霉素有不同的使用方法。

当残留病变较大时,通常给予3–4个疗程的BEP化疗。B级证据

临床上,尚未探讨理想的卵巢生殖癌(ovarian germ cancers)随访计划,随访与监测的频率,存有争议。I期肿瘤、需提供监测的患者,要定期诊视;选择之一就是利用上述的随访计划。已行化疗的患者,复发风险更低,可减少CT扫描频率,这与睾丸生殖细胞肿瘤的随访安排相似。每一次随访应包括采集病史、体格检查及肿瘤标志物的测定。尽管肿瘤标志物很重要,但影像学检查也是需要的,尤其是诊断时患者的肿瘤标志物并未升高的情况下。临床有指征,应行CT或MRI扫描。

没有接受化疗的患者,更应该密切随访。这些患者中,90%的复发发生在第一个2年之内。复发时,这些患者可以成功治疗,极少数例外。D级证据

表5.I期生殖细胞肿恶性肿瘤随访方a

表格.jpg

缩写:AFP,甲胎蛋白;hCG,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LDH,乳酸脱氢酶。

12.5.非无性细胞瘤的生殖细胞恶性肿瘤的术后管理

采用化疗,这些肿瘤甚至晚期病变同样有极高的治愈率。IA期的1-2级未成熟畸胎瘤的患者预后非常好,初次保守性手术之后,只需观察。对这一亚组患者,辅助化疗似乎并不能增加任何生存益处。所有其他非无性细胞瘤的患者,期别更高和组织学分化更差的未成熟畸胎瘤均应该接受术后辅助化疗。

推荐的化疗方案是依托泊苷100mg/m2每天,共5天,顺铂20mg/m2每天,共5天,以及博来霉素30000IU肌肉注射/静脉注射,第1、8、15天,总共12周。病变预后良好的患者,推荐3个周期的BEP方案,而中等/高风险(poor risk)病变的患者应接受4个周期的BEP方案。

BEP方案治疗后复发的患者,通过二线化疗方案如紫杉醇–异环磷酰胺–顺铂(TIP)的治疗,仍然可能获得持续缓解以及治愈。在经筛选的患者,可以考虑给予高剂量化疗和自体骨髓移植方案。这些病人应该在专科机构进行处理。

化疗后,转移性未成熟畸胎瘤患者有时会有残留肿块,这是完全由成熟成分所构成的。这些肿块可以长大,应在化疗完成后进行切除。B级证据

所有患者应该检测血乳酸脱氢酶(LDH)、alpha-甲胎蛋白(AFP)和人类促性腺激素(β-HCG)以监测对治疗的反应。所有化疗患者的随访与无性细胞肿瘤患者相似,均应包括采集病史,体格检查和适当的肿瘤标志物检测。临床有指征,应行CT或MRI扫描。

患者的复发,通常发生在诊断后的第一个2年之内。D级证据

13.卵巢肉瘤

卵巢肉瘤罕见,主要发生在绝经后患者。尽管如此,准确的诊断,以及与其他类型的原发性卵巢癌相鉴别很重要,因为其预后一般较差。

肉瘤有两种类型。恶性混合性苗勒氏管肿瘤(MMMTs)在两者中最常见,是一种由癌和肉瘤成分组成的双重肿瘤。目前,多数作者同意,大多数MMMTs是单克隆起源,应认为是一种高级别上皮性癌,并按此处理。其中肉瘤成分起源于癌或多源分化干细胞。因此,卵巢癌肉瘤最好视为化生性癌。

纯肉瘤极为罕见,应根据其具体的组织学亚型治疗。这些罕见的肉瘤包括纤维肉瘤、平滑肌肉瘤、神经纤维肉瘤、横纹肌肉瘤、软骨肉瘤、血管肉瘤和脂肪肉瘤。其处理,不在此讨论。

早期MMMTs患者比那些晚期病变者结局好些,但总体预后较差。其处理应与高级别盆腔浆液性癌相似。疾病的罕见性限制了任何前瞻性随机研究。

MMMTs手术处理原则与盆腔浆液性癌相同。术后,患者应接受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随访计划,遵循上皮性恶性肿瘤建议。C级证据

作者贡献

JB、SK、LK与MK审核并更新了发表在2015癌症报告的卵巢、输卵管与腹膜癌章节。

致谢

本章对发表在FIGO癌症报告2015中的资料进行了更新(Berek JS, Crum C, Friedlander M. Cancer of the ovary, fallopian tube, and peritoneum. Int J Gyneco Obstet. 2015;131(Suppl.2):S111–S122),经原作者同意)。

文献出处

Jonathan S. Berek, Sean T. Kehoe,Lalit Kumar,Michael Friedlander.FIGO CANCER REPORT 2018,Cancer of the ovary, fallopian tube, and peritoneum. Int J Gynecol Obstet 2018; 143 (Suppl. 2): 5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