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可轻可重,HPV感染专业解读;生死攸关,宫颈癌筛查权威指导——HPV疾病感染论坛精彩荟萃

2018-06-04 11:36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1087

       由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妇产科分会主办的“第四届华夏医学妇产科论坛暨多学科协作妇产国际论坛”在今天进入了第二天。

       HPV疾病感染论坛今天下午在九寨厅举行。台上专家的学术讲座精彩绝伦,台下学员们听的津津有味,场内学习氛围浓厚,座无虚席。中国妇产科网带你去领略会议现场的精彩。

专题讲座

薛凤霞教授:子宫颈癌筛查和子宫颈病变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1薛凤霞.jpg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薛凤霞教授讲述了子宫颈癌筛查和子宫颈病变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薛凤霞教授首先介绍了我国子宫颈癌筛查的现状,以及我国宫颈癌筛查存在的问题与挑战。然后讲述了宫颈细胞学筛查处理流程,并分别讲述了普通人群、特殊人群、妊娠期女性和绝经后人群ASC-US的管理。目前我国宫颈癌筛查面临的问题在于细胞病理医生资源欠缺、水平参差不齐,部分制约了我国细胞学筛查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薛凤霞教授还讲述了-HPV筛查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包括:如何面对HR-HPV筛查的高敏感度及低特异度(对策:确定合适的都还差年龄,HPV阳性的合理分流,p16及Ki-67双染的应用),及我国采用HR-HPV检测作为一线筛查存在的问题(目前HR-HPV检测的敏感度高,阴性预测值高,并且客观性好,多应用于高收入国家;合格的病理医生培养周期长,培养成本高等)。还分别讲述了宫颈病变管理和阴道镜检查的问题和对策。

 

王建东教授:绝经后女性宫颈癌前病变诊治的有关问题

2王建东.jpg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王建东教授讲述了绝经后女性宫颈癌前病变诊治的有关问题。首先介绍了宫颈癌前病变的预期人口和我国宫颈癌前病变发生率。然后分别介绍了绝经后女性CIN、ASCUS、绝经后HPV、ECC和ASCCP的特点。接着讲述了绝经后子宫颈病变的各种治疗:对绝经后子宫颈病变的最佳治疗方法仍存争议。宫颈锥切术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是目前首选的治疗方法而被各指南所推荐。但绝经后妇女的子宫颈锥切术可能导致患者膀胱损伤、引起子宫颈狭窄以及病变残留风险增加;子宫切除术的优点是可避免子宫颈椎切除术病变残留及后续治疗,避免锥切术后因子宫颈萎缩、子宫颈管狭窄而导致随访困难,缺点是子宫切除术不能消除阴道上皮发生的病变,而这些隐藏在阴道顶部瘢痕处的病变处理将会异常困难。

 

郝敏教授:阴道微生态与HPV感染及宫颈病变

3郝敏.jpg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院郝敏教授讲述了阴道微生态与HPV感染及宫颈病变。首先讲述了阴道微生态的特点及功能:女性阴道微生态系统是非常灵敏的系统,非常容易受到外源性、内源性因素的影响,容易发生改变和失衡,正常育龄妇女阴道内有200种微生物,阴道微生物菌群基本由六种不同种类的细菌以及念珠菌、支原体等组成等。阴道微生态有生物屏障功能和维持酸性环境的功能。然后分别讲述了HPV及生殖道HPV感染的特点,以及阴道微生态与HPV感染。阴道微生态失衡可能影响HPV感染,HPV感染也可能有道阴道微环境失衡,二者有相互影响的关系,HPV感染是宫颈癌的高危因素,阴道微生态失衡可加速宫颈病变的发展。防治生殖道感染性疾病,维持正常阴道微生态环境,可能对消除HPV感染、预防CIN及宫颈癌的发生有积极的作用。

 

刘彩霞教授:宫颈锥切术后的产后并发症

4刘彩霞.jpg

     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刘彩霞教授讲述了宫颈锥切术后的产后并发症。首先介绍了各种宫颈锥切术包括宫颈电圈环切术、宫腔镜宫颈病变切除术、TCRC和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的防范、用途、适应证和优缺点。然后介绍了宫颈锥切术后的产后并发症包括流产、早产、胎膜早破和心境障碍。宫颈锥切术带给产科的困惑在于患者手术方式的选择、患者人身前的注意事项,及患者妊娠后及分娩前的注意事项。接着分别讲述了宫颈锥切术后妊娠问题和、宫颈锥切术后环扎问题和宫颈锥切术后分娩问题。 

 

隋龙教授:如何做好LEEP宫颈锥切并评价疗效?

5隋龙.jpg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隋龙教授讲述了如何做好LEEP宫颈锥切并评价疗效。宫颈锥切不同于传统手术,需要借助阴道镜,不是所有宫颈病变都可以做锥切。介绍了多层面辅助CIN治疗决策:CIN诊疗决策需要整体与个体考量,包括独立诊断、术前评估、术后评估。独立诊断价值指即诊即治,“细胞学-阴道镜-组织学”不一致,阴道镜可起到“裁判”作用。对于术前评估,所有CIN宫颈锥切前均应行阴道镜评估,确定手术范围,确定排除或合并。对于术后评估,确定是否病灶残留是评价治疗效果的指标,此外,还要确定病灶位置、范围、级别、协助活检查定位,确定术后再次治疗时间和治疗方式等。隋龙教授最后建议:建立可行的国家阴道镜培训、继续教育、质控体系,规范阴道镜临床实践流程、运用标准术语,规范宫颈LEEP锥切流程、质控,实现宫颈病变诊疗的个体化。

 

钱德英教授:子宫颈癌筛查及筛查管理策略

6钱德英.jpg

     广东省人民医院钱德英教授讲述了子宫颈癌筛查及筛查管理策略。首先介绍了世界宫颈癌发病情况,中国是宫颈癌发病率和死亡率都高的国家。我国宫颈癌筛查面临的主要问题在于筛查覆盖率不足。现行中国宫颈癌筛查指南同时推荐的筛查策略包括宫颈癌筛初筛、细胞学初筛、联合筛查和VIA检查四种。何为宫颈癌筛查的最佳策略?宫颈癌筛查需要识别病变,避免假阳性。钱德英教授对几种筛查策略的优劣进行了比较。最后具体介绍了双染细胞学检测的进展,及其优势:细胞学双染分流更准确地发现潜在的高级别病变患者,提高了宫颈癌前病变的检出率,弥补了现有宫颈癌细胞学检测的不足,降低漏诊率,显著降低不必要的数量。

 

郄明蓉教授:人乳头瘤病毒(HPV)及相关疾病

7郄明蓉.jpg

     四川大学华西二院郄明蓉教授讲述了人乳头瘤病毒(HPV)及相关疾病。首先介绍了HPV的发现历程及HPV的定义。HPV是一种无包膜的双链DNA病毒,HPV感染是最常见的生殖道病毒性感染。一项基于美国人群的人群研究显示,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HPV的几率高达80%-90%。HPV感染后可被免疫机制自行清除,所以多数HPV感染是一过性且无临床症状,但某些型别HPV持续感染可导致病变并最终进展为宫颈癌等恶性病变。性行为是HPV感染的主要途径,但不是唯一途径,HPV感染也可以通过母婴传播。然后介绍了HPV型别和疾病的相关性:目前发现HPV型别有200多种,其中约40种级别会感染生殖道,根据致癌性的不同分为高危型别和低位型别。全球女性常见十大癌症,宫颈癌在所有年龄段排名中排在第三位,在15-44岁年龄段中排在第二位。接着介绍了了HPV二价疫苗、HPV四价疫苗及其有效性。最后讲述了各国推荐接种HPV疫苗的年龄、HPV感染相关疾病患者治疗后接种疫苗是否有益、HSIL术后接种疫苗可否预防复发等问题。

 

李芳教授:高危HPV类型和宫颈病变阴道镜图像特征

8李芳.jpg

      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李芳教授讲述了高危HPV类型和宫颈病变阴道镜图像特征。李芳教授首先解读了2012年美国子宫颈癌的筛查指南,2017年EUROGIN宫颈癌筛查指南中的相关内容。然后介绍了阴道镜检查。阴道镜是宫颈癌诊断不可缺少的工具,阴道镜是在冷光源照明下,根据光学成像原理,将宫颈放大(10-40倍),涂蜡酸后直接观察宫颈等部位上皮和血管的变化,评价有无病变和病变程度,在可疑部位定点活检,进行病理学检查。阴道镜检查是宫颈癌病变的规范化诊疗。李芳教授通过阴道镜检查图片特征接卸了宫颈癌病变情况,并分享了几个病例。

 

尤志学教授:子宫颈癌前病变治疗方法的选择:CKC or LEEP?

9尤志学.jpg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尤志学教授讲述了子宫颈癌前病变治疗方法的选择。最早作为子宫颈癌前病变治疗方法的宫颈锥切术迄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并在不断改进中,目前国内最常用的方法有CKC、LEEP术等。冷刀锥切术(CKC)是指通过手术刀将宫颈锥形切除,可提供足够大、完好的宫颈标本用于组织学的病理诊断,切下的组织标本无受热效应。环形电切术(LEEP)是指采用低电压、高频率的纤细金属环形电极来切除宫颈病变区域,用5mm的球形电极电凝止血。治疗子宫颈癌前病变,CKC和LEEP谁是金标准?尤志学教授通过大量文献数据分析了两者对子宫颈癌前病变的治疗效果和近期、远期并发症进行了比较。最后讲述了如何完成锥切术。

 

李春梅教授:阴道镜专业医师的素质培养及应用技巧

10李春梅.jpg

     四川大学华西二院李春梅教授讲述了阴道镜专业医师的素质培养及应用技巧。阴道镜是三阶梯诊断中重要的一环,是妇科医生培训需要掌握的基本技能。而目前阴道镜诊断的准确率还远远不足。阴道镜专业医师需要进行的素质培养内容包括:1、阴道镜的最大缺点是看不见宫颈管变化,医师应尽量避免及客服局限性存在对诊断结果判断的影响;2、医师要有整体观,诊断要保障客观性、准确性,并结合个体化;3、宫颈细胞学和HPV异常的病变在哪里要精确;4、阴道镜下活检采用多点活检,以提高准确率;5、阴道操作应轻柔;6、阴道镜术语应规范;7、制作规范的阴道镜检查报告。

 

崔满华教授:HPV阳性处理中的不足与过度

11崔满华.jpg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崔满华教授讲述了HPV阳性处理中的不足与过度。HPV阳性仅仅是一种状态,而不是疾病,筛查的目的(终点)不是发现HPV阳性,而是发现癌前病变。对HPV阳性认识上的误区主要有两方面:1、过度处理:不分型别,直接行阴道镜检查或活检;2、过度忽视,导致处理不足,如对初筛HPV阳性者不进行分流,选择随诊或药物治疗,对HPV阳性但细胞学、阴道镜、组织学三者不一致时,未予重视,处理不积极。对单纯HPV阳性,TCT/阴道镜/病理均正常的处理,应打破HPV感染的持续状态,积极消除病毒;对HPV阳性,TCT/阴道镜/病理三者不一致的处理,应仔细审核,综合分析,跟踪/合理处理。

 

孙蓬明教授:型别特异性HPV感染病毒负荷与宫颈病变进展的量效关系?Yes or No?

12孙蓬明.jpg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福建省妇幼保健院孙蓬明教授讲述了型别特异性HPV感染病毒负荷与宫颈病变进展的量效关系。孙蓬明教授通过文献和研究数据,讲述了HPV基因结构和分型原则,临床应用的HR-HPV检测,HPV感染的结局和病变的处理,HPV感染率和CIN发病率,不同级别宫颈病变,HR-HPV感染累积发生风险,HPV分型之于筛查结果随访的意义等问题。

 

王颖梅教授:2018ASCCP大会介绍

13王颖梅.jpg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王颖梅教授分享介绍了2018ASCCP大会关于宫颈癌的讨论。讨论的内容包括HPV检测是否可作为宫颈癌初筛的方法,宫颈癌筛查是否应该从25岁开始,女性65岁以后是否应该继续宫颈癌筛查等问题。通过讨论最后得出结论:宫颈癌筛查应该从21岁开始,无论性生活开始年龄及HPV疫苗的影响;21-29岁女性应该每3年进行一次细胞学检测;30-65岁女性首选每5年进行一次联合检测;已进行全子宫切除术的妇女可停止宫颈癌筛查,等等。


      讲座结束后,薛凤霞教授进行了会议总结。HPV疾病感染论坛至此圆满结束。

会议总结-薛.jpg

主持人风采

精彩花絮

152575941867968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