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浅谈早发性卵巢功能不全的病因

2018-05-03 16:45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刘芳媛 王运泽 浏览量: 1741

      早发性卵巢功能不全(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POI)是指40岁以下的女性,月经稀发或闭经至少4个月,两次FSH≧25IU/L(测定时间间隔至少4周)。近年来,美国生殖医学会主张应用POI代替卵巢早衰(primary ovarian failure, POF),认为POF是疾病发展的终末期,以此体现本病的渐进性。据流行病学调查,POI的发病率国内约为1%~3.8%,国外约为1%,且近年来呈上升趋势。其症状多表现为月经稀发、闭经、不孕等, 严重者因雌激素水平降低而出现围绝经期综合征等相关症状, 如潮热、出汗等血管舒缩症状, 焦虑、记忆力减退等精神神经症状, 以及外阴瘙痒、阴道干涩、性交疼痛等。


      POI的病因及发病机制不甚明确, 目前认为其具有高度的异质性,并与遗传、自身免疫、医源性因素、病毒感染、环境因素、个人生活行为及体内异常代谢等因素有关。但仍有半数POI尚不能找到明确的病因,故称为“特发性POI”。

遗传因素

      遗传因素占POI发病的20~25%,包括染色体异常和基因变异。有研究对中国汉族POI患者进行核型分析,发现染色体异常率约为12.1%~16.4%且X染色体长臂上存在与卵巢早衰相关的基因。X 染色体相关的异常核型包括:Turner 综合征、47,XXX 及其嵌合体、性反转综合征、性反转综合征与 Turner 综合征嵌合型、X 染色体长臂或短臂缺失、X-常染色体易位等。对于常染色体报道较少,故对其与POI发生的关系尚不明确。


自身免疫因素

      主要包括体液免疫及细胞免疫。对于体液免疫,POI患者体内存在各种组成成分的抗卵巢自身抗体,如卵子、黄体、颗粒细胞及透明带都可成为免疫细胞攻击的抗原。自身免疫性抗体与卵巢相关抗原结合后,在补体的协同作用下,产生细胞毒性作用,加速卵子的消耗,导致POI。对于细胞免疫,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POI患者外周血中Th1细胞亚群数量增加,从而引起各类细胞因子分泌增加而引起卵泡闭锁;同时这些因子可促进B细胞增殖、分化和分泌抗体,诱导自然杀伤细胞等细胞的分化,从而诱发自身免疫应答、促进颗粒细胞凋亡,加快卵泡闭锁。


医源性因素

      主要包括卵巢及卵巢周围的手术,如卵巢切除术、卵巢囊肿剥除术、全子宫切除术等;癌症的放疗、化疗均可导致POI的发生。手术可引起卵巢组织缺损或局部炎症影响卵巢的血液供应,而导致POI的发生。近年来随着微创应用的广泛化,一项系统评价显示,在腹腔镜手术时,单纯缝合止血法较电凝止血法对卵巢功能的影响更小。因此,在进行卵巢及周围手术时应尽量避免盲目电凝损伤卵巢组织,重视对卵巢血供的保护,以减少POI的发生。随着癌症患病率的增加及患者生存时间的延长,放疗或化疗的应用对卵巢组织的损伤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有研究发现,卵母细胞对辐射非常敏感,放疗的应用可以引起卵泡凋亡并导致卵母细胞的减少,因此对于接受放化疗的年轻女性来说,在此过程中应考虑卵巢屏蔽或卵巢移位,避免直接对骨盆进行放化疗以保护卵巢,减少POI的发生。


病毒感染因素

      目前对病毒感染引起POI的发病机制不明。有研究发现,流行性腮腺炎、水痘、巨细胞病毒性卵巢炎、盆腔结核、淋病、化脓性盆腔炎、疟疾以及志贺菌感染等均可引起卵巢的损害,导致POI。经调查,其中以流行性腮腺炎导致POI的发病率最高。但仅有少部分感染者伴有POI的发生,故考虑可能与个体自身状态有关。


环境与个人情绪行为因素

      近期,美国大样本的调查分析显示:β六氯环己烷,灭蚁灵等 15 种环境内分泌干扰物对卵巢功能影响较大。这些物质主要在各种塑料制品及易燃品的燃烧过程中产生。另外环境中的有害重金属如汞、砷、镉等也可损伤卵巢组织引起POI。大量临床动物实验均表明焦虑、忧伤、抑郁、恐惧等负面情绪刺激,不仅影响下丘脑-垂体-卵巢轴,还直接影响卵巢功能,而致POI。临床上亦偶见因受到重大精神刺激而发生POI的病例。


体内异常代谢因素

      近年来研究发现,半乳糖血症及酶缺乏等亦可引起POI。有动物研究实验发现, 用高半乳糖饮食喂养处于卵巢发育减数分裂前的胎鼠, 卵母细胞的数量减少,提出高半乳糖血症可能通过影响卵母细胞的数量加速卵泡闭锁, 导致POI。另外目前发现,合成类固醇的特殊酶的缺乏可干扰E合成, 导致青春期延迟, 原发性闭经等。但POI的病因仍不明确,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以期对疾病的治疗提供更多的临床思路。



参考文献:


[1] Webber L,Davies M,Andreson R,et al.ESHRE Guideline:management of women with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Hum Perod.2016,31(5):926-937.


[2] Slopien R,Warenik-Szymankiewicz A.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diagnosis and treatment clin Exp obstet.Gynecol 2014,41(6):659-661.


[3] 周莉,高婧,陈晨.卵巢早衰的基因学研究进展[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6,03(24):1-3.


[4] 胡彩,郑梅玲,刘小佳等.卵巢功能不全的病因学研究进展[J].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7,01(11):123-126.


[5] 郭子青,姚穗.卵巢功能不全的治疗治疗现状及进展[J].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5,06(9):972-975.


[6] 陈子江,田秦杰,乔杰等.早发性卵巢功能不全的临床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7,52(9):577-581.


[7] 蔡艳悦,黄筱纮.激素替代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效果及对血清雌二醇、卵泡刺激素、黄体生成素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5,31(30):5396-5398.


[8] 秦莹莹,张茜蒻.卵巢早衰的免疫学病因及免疫干预研究进展[J].山东大学学报.2018,56(4):33-37.


网站底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