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郁琦教授:2017年妇科内分泌回顾与展望

2018-01-17 16:36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郁琦 浏览量: 1659

各位同道大家好,我是北京协和医院的郁琦,2017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借助妇产科网的平台,跟大家一起回顾一下2017年妇科内分泌的发展。2017年妇科内分泌取得了非常显著的进展,就像在十九大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的报告中提到的那样,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不平衡在医学领域,特别是在妇科内分泌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

我们国家不乏顶尖的可以和世界一流医院和医学院相媲美的医疗机构,也有很多相对来说发展得不充分、不平衡的基层医疗机构,不同的医疗机构对于医疗的理解有很大差异,导致患者都集中到大医院,这种情况在妇科内分泌特别领域突出。

整体来说2017年妇科内分泌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推广和宣教,让各级医务工作人员对于妇科内分泌有充分的了解,对妇科内分泌疾病有一个基本的诊治理念,这是妇科内分泌在2017年一个主要的工作。

(视频较大,请在WIFI下观看)

月经问题的认知刷新

具体来说妇科内分泌包含四个大方面,第一个就是月经相关的问题,包括各种月经紊乱和月经异常,月经异常是女性在育龄期当中发生率最高的一种疾病,但是往往不被重视,许多人觉得月经不正常抗一抗就过去了,但是实际上月经异常可能意味着很多疾病。大家一般很关注月经量变少,尤其是患者,但是月经量变多可能更加影响生活质量,中国妇女反而对此不够重视。所以2017年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引入和推广“异常子宫出血”这个已经比较成熟的基本概念。过去我们把不正常的、与月经不一样的出血分成功能性和器质性两大类,但是随着对这个疾病的深入认知,我们意识到这个疾病的普遍性,所以从国际上引入了异常子宫出血的概念,把它分成有结构性改变和没有结构性改变两大类。

通过把把异常出血分成这两类,可以让基层医生更好的分清哪一类疾病需要手术治疗、需要转到上级机构进行诊治,哪些疾病可以用药物控制,把治疗的目标和治疗的方法区分清楚以后,基层医生处理异常子宫出血就可以更加得心应手。

当然在异常子宫出血领域,除了月经失调还有很多其他进展,比如多囊卵巢综合征这个大家非常热衷于研究的疾病,目前为止其病因仍然不清楚,也依然不可治愈,这也是这个疾病的基本特点。所以我们在宣讲和教育过程当中就是要告诉基层医生,不要试图去寻求病因和彻底治愈这个疾病,这都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够做的或者说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改善患者的症状:改善患者的肥胖体质,减轻痤疮和多毛症状、调整月经至正常,从而让这些不育和不排卵的患者能够怀孕,如果通过治疗把患者这些症状改变,不管是不是多囊卵巢综合征,她都是一个正常的女性。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样的一个理念告诉基层医生,能够让他们在面对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时候有一个更好的诊疗思路。

生育力保护诊治的规范化

在这个领域当中还有一个疾病被更多的关注,就是卵巢功能衰退状态,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很多女性开始寻求生育治疗。在诊疗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在一些临床表现发生之前,通过某些生化检查,发现这些病人隐匿的或者是生化阶段的卵巢功能不全,所以在2017年卵巢功能衰退被大家广为重视。原来的“卵巢早衰”的概念(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往往给患者一种绝望的感觉,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通过长期的研究已经得出一个共识,就是发生卵巢功能衰退的年轻女性,实际上有一定可能性在某个时间段突然排卵,甚至怀孕。所以不能因为这个疾病名让医生和患者感到绝望,所以这个疾病名现在已经改为“早发性卵巢功能不全”英文为“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尽管其本质基本相同,但是这一改变体现了医学人文的进展,给了患者一定希望,也给了医生一定治疗信心。

在妇科内分泌领域另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生育问题,包括不育的治疗和反复流产的治疗,从不育治疗角度来说试管婴儿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治疗手段,但是从目前辅助生育的发展来看,在技术领域,包括培养方法、药物的研究进展等等,已经很少有突破性的进展了,另一方面大家的关注点也从技术的发展逐渐转变为更多关注伦理和健康安全。

要一个正常健康的单胎是我们追求的目标,通常已经不把妊娠率作为主要衡量指标了,我们逐渐在推广单胚胎移植同时,对于高龄的卵巢功能衰退的甚至肿瘤手术后女性的生育能力保存也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当然这些研究越深入可能面临的伦理问题会越大,我们需要很多的政策方面的支持,当然大家可以想见这些极端困难的病例的妊娠率肯定不是很高,所以大家从辅助生育的整体观念来看,逐渐会把关注点或者主要衡量指标从单一的妊娠率提高到更加全面的包括伦理安全等的一个系列的概念。

辅助生育不是不育治疗的全部,我们更应该关注如何为不育的治疗制定更好的临床诊疗路径,这对基层妇产科医生来说尤为重要,毕竟辅助生育技术不是每一个医院能做。基层医生大多数是遇到了一个刚刚患有不育的患者,显然不是所有的不育患者都需要做试管婴儿,我们需要给这些不育的患者一个适合基层的临床治疗路径,这些初始的不育治疗和检查也非常适合基层医生去做,所以这也是我们近期在2017年宣教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

在2017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就是关于免疫治疗的问题,包括魏泽西事件和一些反复流产的免疫治疗都出了一些问题,对于这些不太确定是否有效的治疗方法,首先我们要考虑的不是它的疗效而是它的安全性,在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才能够对这些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的方法进行进一步临床验证,如果安全性都不能保证,这些方法是不可以用于临床的。2017年针对这些治疗方法也达成了共识。反复流产的治疗被进一步规范化,对于疗效不确定或者有一定危险的药物和治疗方法,现在已经基本上不能再采用了。

绝经期和更年期的科学认知和处理

在妇科内分泌的领域当中第三个大的方面就是绝经和更年期的问题,这方面的宣教在中国开展的一直不是很好,主要的原因是大家对于更年期的理解不是很充分,很多人认为更年期无非就是一个生理的正常现象,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这些正常的生理现象我们不需要去干预,这是很多老百姓甚至是医务工作者的一些初级的想法。

那么绝经到底是不是一个生理现象呢?绝经当然是一个生理现象,虽然它是一个生理现象而不是一个病,但是它是很多老年慢性代谢性疾病的诱因,而且在进入更年期的时候,一些症状的改变也会给患者造成不适,所以从这些角度来说更年期虽然不是病,但是更年期要防病。过去我们一部分人对更年期完全不重视,另一部分人就觉得更年期所有人必须要激素补充治疗,这两种极端的想法都是不对的。我们在更年期的时候一方面要重视它,要了解它,知道更年期之所以存在,绝经的问题之所以普遍,是寿命的延长导致的结果,而不是一个新发现的、没有理由去关注的症状。因为过去寿命有限,确实不需要关注,假如平均寿命在50岁左右的话,更年期显然不是问题,但是现在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相当长了,在北京已经超过了80岁,现在中国50岁以上的绝经后的人口超过了两亿,这么一个庞大的人群我们难道不应该去关注吗?现在女性将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生活在没有雌激素的更年期,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有必要加强对更年期的关注。

对于更年期要要充分重视和理解,同时要强大自我,用积极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去面对,在更年期也不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不要认为进入了更年期了,就可以“自暴自弃”、“不修边幅”。一定要保持一个积极的生活态度,进行适当的社交和锻炼等,在更年期以后的将近30年的时间里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去争取“外援”,也就是医生的帮助和指导。对适合用激素补充治疗的患者我们就进行激素补充治疗,不适合、不能或者是不愿意使用激素治疗的患者我们也可以用一些其他的缓解更年期症状的药物来进行处理。

在2017年学术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中国争取到了亚太绝经协会的候任主席,同时当选国际绝经学会官方杂志副主编,这也说明国际上对于中国的绝经事业的认可和重视。

另外我们2017年我们也在全国范围内积极开展推广更年期和妇科内分泌门诊的一个全国性的活动,根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全国已经陆续有200家医院开设了这样的门诊或者中心,对于更年期中心我们要本着就是发展一批成熟一批的概念,去进行全国性推广,另外我们还开发了更年期患者管理软件,申请了国家专利。这些都是在我们在绝经期和更年期管理的一些工作和进展。

性发育问题的集中化管理

在妇科内分泌领域的第四个大的方面就是发育问题,特别是性发育方面,也就是各种两性畸形的疾病的诊断,当然这类疾病是一种罕见病,在全国范围内发生率都不高,不像月经问题、不育问题、更年期问题等是比较普遍的大众发生率极高的疾病,需要全社会和全民动员起来去关注和解决这些问题。性发育疾病患者数量不多,而且相对来说比较复杂,所以这些病比较适合集中在一些大的医疗机构去进行相应的诊疗。通过性发育异常的疾病的诊疗过程,我们更加了解了人体的发生、发育的过程和机制,这类患者对我们的医学的进步和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所以对于性发育疾病我们需要做好集中管理,教会基层医疗机构认识这个病,然后进行及时转诊,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总体来说妇科内分泌就是这样一个学科,就是这样一个疾病谱,我们在妇科内分泌的诊疗过程当中,就是要针对这些月经的问题,不育的问题,更年期的问题,发育的问题,进行诊疗。

虽然妇科内分泌只包括了这四个方面,但这四大类疾病贯穿女性一生,其疾病谱是女性一生中发生率最高的疾病。可以说妇科内分泌是女性身体功能的核心,其他系统都是围绕着生殖内分泌系统来工作的,所以妇科内分泌造就了女性,也是女性之所以成为女性的一个基础。

我们通常将女性一生分为若干个周期:儿童期、青春期、育龄期、更年期、老年期等,这些分期的基础和依据就是妇科内分泌,根据雌激素从无到有,到成熟,到逐渐消失进行的分期,所以妇科内分泌在女性健康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也希望大家更加关注妇科内分泌和生殖内分泌领域,在2018年我们共同努力把妇科内分泌事业继续向前推进,妇科内分泌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息息相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谢谢大家。

专家简介

42259_a63f57f0-ea79-4bcd-abb3-bcdd5d05050c.jpg

郁琦

1989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现任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妇产科副主任,妇科内分泌专业组长,辅助生殖中心总负责人。 

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妇科内分泌学组委员,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绝经学组组长,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生殖内分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亚太绝经联盟候任主席;《中华妇产科杂志》、《生殖医学杂志》、《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实用妇产科杂志》、《国际妇产科学杂志》和《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中华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杂志》杂志编委、国际绝经学会官方杂志《Climacteric》副主编。 

多年来从事妇科内分泌工作,进行不育和辅助生育、绝经、月经相关疾病和性发育异常等的临床和科研,1999年曾赴日本研修体外受精技术1年。承担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十五、十一五、十二五科技攻关课题在内的多项相关科研课题,发表论文近百篇,并多次获评北京协和医院先进工作者。

2017中国妇产科网内容盘点:

>>>刘朝晖教授:2017年妇科感染领域回顾与展望

>>>朱兰教授:2017年妇科盆底领域回顾与展望

>>>刘彩霞教授:2017年胎儿医学领域回顾与展望

>>>段涛教授:2017年围产医学领域回顾与展望

>>>林仲秋教授:2017年妇科肿瘤领域回顾与展望

>>>2017年度妇产科热门指南汇总

网站底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