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专家访谈】 乔杰院士:“从基础研究到临床研究的良性循环,我是这样做的。”

2018-09-28 16:47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934

        在临床工作中,你是否遇到过这样的问题:面对所谓的‘疑难杂症’,你不知该如何解决;患者对治疗方式提出了质疑,但你却无法找到有力的临床循证依据。实际上,除了日常工作之外,职业的特殊性也要求医生要始终保持学习的热情和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并不断将基础研究与临床实践相结合,以探寻疾病背后的真相。

        前不久,在第三届东方妇产科学论坛中,我们有幸对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乔杰院士进行了专访,乔院士针对基础及临床研究的必要性并结合自身丰富研究经验与中国妇产科网记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采访视频

     “临床医生只有了解生命过程中的生理事件,才能和病理情况作对比,从而找到疾病发生发展的原因。”

乔院士之所以会选择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相关关系这一主题,特别是从Cell到JAMA这样一个心路历程的分析,就是希望给临床医生提供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及指导。我们现在在临床工作中,常会面临很多难以解决的医学问题。因此,对于医学工作者,特别是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者,从解决实际疑难问题的角度出发开展相关基础研究则尤为必要。

        生殖医学领域要求我们必须深入了解胚胎发育过程中的分子水平变化。只有了解生命过程中的生理事件,才能和病理情况作对比,从而找到疾病发生发展的原因,而后再回到临床中去解决实际问题,由此形成良性循环。在临床研究中,我们需要获得与分享更多符合循证医学证据的经验,以更好分析并改良现有临床治疗方法。

        实际上,中国作为大基数人口国家,在临床研究方面有着先天优势。我们拥有较为庞大的病源和病例数量,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更有可能从临床循证医学中获得更多有力证据。近几年来,乔院士带领团队在包括像胚胎冷冻、免疫性甲状腺异常等方面取得了诸多进展,相信这些证据都会为我们的临床实践产生重要影响。通过基础研究来探寻和了解疾病机制,对于找到疾病治疗方式和深入诠释疾病发生机制大有裨益。同时,通过临床多中心合作得到相对更可靠的循证医学证据以避免单一研究可能存在的局限性和临床实践中的不合理性,则能够使临床医生得到更好、更具广泛意义的临床指导。

        “POSTAL研究在JAMA发表,该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对于合理诊治TPOAb阳性的不孕症患者具有重要的临床指导意义。”

2017年12月12日,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内分泌科、生殖医学中心、临床流行病学研究中心等组成的跨学科研究团队合作完成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的研究结果正式发表在JAMA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乔杰院士和内分泌科洪天配教授带领团队针对甲状腺功能正常的甲状腺自身免疫状态妇女接受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后的妊娠结局进行了详细研究(Pregnancy Outcome Study in enthyroid women with Thyroid Autoimmunity after Levothyroxine,简称POSTAL研究)。该研究结果对于合理诊治TPOAb阳性的不孕症患者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及临床指导意义。

        POSTAL研究成果
        这项研究正是来源于临床实际问题。乔院士表示,有些患者甲状腺功能检查看起来是正常的,但甲状腺自身抗体明显呈阳性。既往的队列研究结果显示,自身抗体阳性组的妇女在自然妊娠或IVF-ET妊娠后的流产风险显著升高。在临床实践中,有很多这类不孕症妇女主动或被动地接受左旋甲状腺素治疗,以期能够降低流产风险。那么对于这类患者,我们到底该不该进行药物治疗?
        同时,在国际上该领域对于TSH在正常范围内,但大于2.5的TPOAb阳性患者是否需要进行药物干预以及药物治疗是否需持续整个妊娠期的问题也一直存有较大争议,患者对此也十分困惑。通过大量查阅文献,乔教授发现现有临床研究证据的级别相对较低,无法回答上述这一热点问题。在临床中发现的问题,还需要在临床实践中得到解答。由此,针对该问题,她们采用RCT的研究设计和方法,发现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并不能改善TPOAb阳性但甲状腺功能正常不孕症妇女的IVF-ET妊娠结局。

        “带着临床问题去做临床研究,无论结果是阴性还是阳性,都会为我们带来极大价值。”

        对于甲状腺功能正常的甲状腺自身免疫状态妇女是否应该进行药物干预,针对这个问题,乔教授带领团队设计了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历时八年,在内分泌科、生殖医学科、临床流行病学研究中心这三个团队的密切合作以及很多患者的支持下,完成了600例的随机对照研究,最终得到了一个阴性结果。也就是说甲状腺功能正常的甲状腺自身免疫状态妇女其实是不需要进行药物干预的,因为药物治疗与否在临床妊娠率、流产率和活产率上都未见统计学差异。

        该项试验为指导临床实践提供了更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这个例子也带给我们一个启示,那就是我们一定要带着临床问题去做临床研究。无论结果是阴性还是阳性,都会为我们带来极大价值。这不仅会得到国际专家的认可使得成果在较好杂志上发表,更会推动临床实践工作不断开展。此项试验研究历时八年,离不开大家对于临床研究的热爱,更离不开团队中每位成员对于临床研究工作的恒心和决心。同时,乔院士也期盼国家能够对临床研究给予更大力度的支持,鼓励研究人员不断破解临床难题以推动医疗事业蓬勃发展。

        “想要做好临床研究,对科学的热爱、多学科团队的支持和锲而不舍的精神,这三者缺一不可。”

        乔院士谈到,实际上我们大多数临床医生已经具备了一定科学研究素养,然而医学的特殊性决定了医生必须要持续且终身学习。在临床工作中,我们无疑会碰到很多‘疑难杂症’。当我们遇到目前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就需要在吸取前人经验的基础上不断研究并探寻更好、更新的解决之道,而对于科学发自内心的热爱则是支持我们不断进取的源动力。

        其次,好的临床研究离不开一个优秀的研究团队。在有将基础和临床研究相结合这一根本要求的基础上,我们需要进一步考虑不同学科梯队建设以及人员搭配情况,由此组建一个多学科研究团队。例如,在结果分析方面,生物信息学分析、统计学分析等方法都有非常快速的发展,在团队中纳入这类人才,会对工作的快速开展提供很大帮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做研究的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理念和对科学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在此基础上,结合科学的研究方法,相信每位研究者都会在未来的工作中有所发现,为整个医学事业的发展贡献自身力量!


推荐.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