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专家访谈】臧荣余教授:“复发性卵巢癌手术与化疗,孰轻孰重?”

2018-09-28 17:05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1398

        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一直是妇科肿瘤领域比较有争议的热点,更是难点话题所在。对于铂类敏感性的卵巢癌患者复发后是否应行二次手术,二次手术和新辅助化疗的方法哪个效果更好,复发性卵巢癌手术治疗的难点及核心以及目前该领域手术医生的技能掌握情况都是值得去讨论和探究的话题。在第四届东方妇产科学论坛中,中国妇产科网有幸对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产科臧荣余教授进行了专访,臧教授就复发性卵巢癌手术治疗的现状与技术难点以及新辅助化疗和手术治疗的意义与中国妇产科网记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采访视频

“国内妇科医生卵巢癌手术技能训练欠缺,是比较大的难题”

        臧教授谈到,卵巢癌是妇科肿瘤中死亡率非常高的,主要是因为80%的卵巢癌患者一经诊断均为晚期,且多伴有腹腔播散灶,所以卵巢癌手术的难点主要是其主治医生需要经过妇科肿瘤科、各个外科的基本技能训练。目前这方面的难题主要是我们的妇科医生比较欠缺卵巢癌手术技能方面的训练。

“复发性卵巢癌治疗方案的选择——不同的研究,不同的结果”

        ASCO会议是美国肿瘤内科医生的年会,既往会议热点是以肿瘤的药物治疗手段为主,包括近年来进展比较快的免疫治疗、靶向治疗、生物治疗等也是ASCO的热点议题所在,近两年手术治疗也逐渐成为一大热点。

        臧教授提到,关于复发性卵巢癌的手术治疗,在今年和去年的ASCO大会上分别有一个临床研究,分别是去年德国的AGO的DESKTOP3研究和今年美国的GOG213的研究,但两个研究结果完全不一样。

        德国DESKTOP3研究发现,对铂类敏感的卵巢癌通过二次手术,能够明显的提高生存率,但实际上实验中患者的预期生存时间还没到,所以其生存率情况还待进一步观察。但美国的GOG213研究则在今年报出了一个非常令人诧异的结果——复发性卵巢癌手术跟化疗两个结果是完全一样的,也就说对铂类敏感的卵巢癌手术跟化疗效果完全一样。

        臧教授认为,之所以两个研究结果得出的初步结论大相径庭,主要与其设计的临床研究类型有关。他补充到,欧洲临床研究的类型分为A类研究、B类研究和C类研究。A类研究就是研究的次序倒置,而且是专业的医生去实施,而B类和C类研究只能是跟药物相关的。C类研究完全是由邀请药企人发起的,想寻找新的药物的适应症而进行的研究。

        GOG213至少是一个B类研究,即跟 相关,该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探讨贝伐单抗在复发性卵巢癌当中的应用,所以在2017年的报道的结果中认为铂类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使用贝伐单抗可以提高患者的5年生存率。对复发性卵巢癌的二次手术其实是该研究的一个次要关注点。AGO的DESKTOP3则与之完全不同,该研究的实施者由从事该方面专业研究的医生负责开展,所以德国的研究结果更具有可信性。

        臧教授提到,美国每个中心的卵巢癌患者最多在20例左右。美国医疗机构对其医师卵巢癌初次手术技术的操作培训都做的非常好,但是对复发性卵巢癌手术医生专科培训的培训力度却有所欠缺,所以美国临床研究中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从事复发性卵巢癌研究中心的手术,并没有做复发性卵巢癌手术严格的经历,在患者的选择和评估复发病灶上都存在着一定的不足。

“复发性卵巢癌是否做手术取决于能不能做干净”

        臧教授认为关于复发性卵巢癌的问题,中国其实和美国非常相似,该手术最先切除双侧附件,其复发病灶可以存在于腹腔的任何部位。复发性卵巢癌手术治疗最基本的要求是要发现所有的复发病灶,这个对于没有经验的医生来讲是很难做到的,中国医生跟美国医生都存在这个问题。

        就目前的治疗情况来看,国内只有很少的中心报道过复发性卵巢癌手术的一些回顾性资料,前瞻性的研究是非常少的,这种情况跟美国完全一样,主要问题在于,中国更多的医院,没有经过复发性卵巢癌手术的培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手术跟选择化疗对患者来讲完全一样。因为即使选择二次手术,但没有把肿瘤切干净,和不手术效果是完全一样的。  

“复发性卵巢癌新辅助化疗的临床有效性正在研究当中”

        关于新辅助化疗的研究,ASCO也跟进过。几年前的研究主要报道了手术的安全性。今年ASCO报道的有关新辅助化疗在复发性卵巢癌中的临床试验是一个非劣效试验,未能证明新辅助化疗能够替代直接手术。臧教授团队的SUNNY研究和德国的TRUST研究也正在进一步探究新辅助化疗和手术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效果对比。

        臧教授提到,既往相关方面的研究是有部分亚洲国家和欧美国家共同联合在实施,而臧教授团队则是把中国、韩国、日本三国的人群综合到一起进行研究。但是这个研究还需要至少三到五年的时间,才会有最终的结果。

“卵巢癌手术医生,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臧教授认为,国内对卵巢癌手术医生的培训之所以欠缺,主要是该术式本身的难度是非常大的,另外一方面就是手术医生的外科技能的训练力度不够。对于经验比较丰富的医生,一台手术至少要6个小时,普通医生大多要做10个小时左右。从体力各方面来讲,都会有些问题。

        另外,手术的先后顺序也决定了术中视野的出血情况。臧教授结合自身临床经验谈到,一般对于手术操作,首先应该做不太出血的地方,然后再做出血比较多的地方。很多医生缺乏这方面的意识,可能一开始就会做出血多的位置,导致手术刚开始两个小时的出血量达到1000-2000ml,也就没有信心再继续做下去了。

        一名好的卵巢癌手术医生的培训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臧教授提到,卵巢癌上腹部手术在所有的卵巢癌手术中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涉及到肝脏手术、胰腺手术和胃的手术、脾脏的切除手术等等,他结合自身经验提到,过去做卵巢癌上腹手术时因为缺乏经验,也没有老师专门去教指导,用了两到三年,才开始摸清楚整个上腹部手术的一些手术操作的程序,对于普通的外科医生或妇科医生来讲,其学习曲线就更长了。臧教授最后谈到,对于妇产科医生来说,手术技术很重要。但是对于一些手术临床研究,包括其他一些转化的研究,其实比手术本身更重要。希望大家今后要关注复发性卵巢癌方面一些临床研究。

 推荐.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