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光琇:22万例试管婴儿背后,是泪水也是温情
2024-04-07
浏览量:10241
“中国妇女在社会上会面临很多压力,尤其是一旦出现生育障碍,大家都是骂妇女,‘你这个不下蛋的鸡’。即便问题出现在男方身上,女同志们总是会隐忍,因为她们总是为了给丈夫撑个面子。”——卢光琇 ​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终身荣誉院长卢光琇从事辅助生殖行业40多年以来,如今85岁高龄的她还坚持出诊。在卢光琇教授团队带领下,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已诞育超过22万由试管婴儿技术助孕的宝宝。在她在诊疗室中,她目睹过许多不孕不育女性患者留下痛苦的眼泪。 我国不孕发病率有升高趋势。中国工程院院士乔杰团队发布的全国生殖健康流行病学调查分析结果显示,2007年至2020年间,我国不孕发病率已从12%升至18%。以国家统计局统计的育龄女性(15到49岁)3.2亿人来计算,不孕不育女性的数量已经超过5700万。 “怀不上、保不住、生不好”的问题已成为重大健康问题和社会问题。提高育龄女性的生育能力是提高人口生育率的关键,如何做好女性育龄群体的生育力保护,该问题受到关注。 不孕不育背后 卢光琇说,自己受父亲影响从外科医生转向生殖医学,平时看一个门诊经常要花一个多小时。“看着她们遭遇的痛苦,我的心里也很难过。”近些年,卢光琇也感受到了生育趋势的明显变化,晚育的人越来越多。 据了解,最早女性不孕主要受输卵管因素和排卵障碍影响;随着婚育观念的改变,不孕的主要原因是排卵障碍性疾病。排卵障碍性疾病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因为年龄增大引起的排卵障碍,主要是因为高龄引起的女性卵子发育一系列问题;另一方面的排卵性障碍性疾病多见于多囊卵巢。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 年我国育龄妇女平均初婚年龄为 25.7 岁,平均初育年龄为 26.8 岁,均已远远高于法定结婚年龄,并有继续走高趋势。与此同时,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已经处于较低水平。 当前,生育力下降和老龄化已成为全社会面临的严峻挑战。 卢光琇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目前导致生育人群的生育能力下降主要有年龄、人工流产、生殖道感染等因素影响。 “目前,生育年龄依然是影响女性生育效率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除了少数的染色体本身有问题、卵巢早衰的情况,但我们看到绝大多数妇女,年龄在她的生育影响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卢光琇教授表示,女性的卵子是稀缺的不可再生资源。23岁至30岁是女性最佳生育年龄段。过了35岁,生育能力就开始走下坡路,要面临卵泡数目迅速下降、卵巢衰退速度加快的变化。 乔杰等作者2022年发表在《中国使用妇科与产科杂志》上的一篇题为《女性生育能力及其影响因素》研究显示,高岭导致女性生育能力降低的主要原因是卵巢衰老,以卵母细胞减少和质量降低为特征,是伴随年龄进展的自然生理现象。卵巢中卵母细胞不断发生闭锁,育龄期女性每个月经周期卵母细胞数量减少约1000个,35岁后下降速度加快,围绝经期仅剩余约750~1000个,女性在绝经前8年生育能力已基本丧失。 人工流产的过程也会对生育能力带来伤害。卢光琇表示,一次人工流产将导致不孕机率增加20%。随着人工流产次数增多,出现盆腔炎症或者输卵管堵塞的概率就会增加。很多不孕症和子宫内膜薄患者,往往是由于反复流产,子宫内膜太薄伤到基底层,导致胚胎着床困难。“生殖道病原体感染与不孕不育发生也有关联,生殖道感染可能会导致输卵管阻塞、子宫内膜炎、宫颈粘连、子宫内膜异位症以及卵巢储备功能减退。”卢光琇说。 除此之外,造成不孕的还有如不洁性生活,各种环境、噪音、光污染以及营养失衡和工作生活压力较大等其他因素,这些因素都会对女性的生殖系统造成影响,从而导致不孕。 女性生育能力如何提高 提高育龄女性的生育能力是提高人口生育率的关键。如何保护女性生育力,受到关注。卢光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辅助生殖行业,接触了太多不孕不育患者,她也深刻意识到生殖健康方面的宣教仍不足。 “公众对女生生育力保护和保存的认知度不高,相关危险因素被忽视或者大众对其认知不够充分。给年轻群体普及正确的生殖健康知识,非常迫切。”卢光琇表示,大家对晚婚晚育就存在认知误区。“我们那个年代说晚婚,是指不要在15、16岁结婚,像我们大学毕业23岁、24岁结婚、生孩子,才叫晚婚晚育。提倡晚婚晚育,不等于说三四十岁才结婚、四五十岁才生孩子。” 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2019年发布的《中国高龄不孕女性辅助生殖临床实践指南》中表示,女性年龄是影响生育力及妊娠结局的独立危险因素。基于国内外相关研究证据,本指南将大于或等于35 岁定为女性生殖高龄的分界线。大于或等于35 岁的女性,其自然流产风险随年龄增长显著增加,不孕症发生率逐渐增加,妊娠率和活产率开始显著下降,各种妊娠合并症、并发症及新生儿出生缺陷的发生风险不断上升。 “辅助生殖是不孕患者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我一直都和患者说,能怀一定要自己怀,实在没办法才再考虑。”卢光琇表示,辅助生殖的成功率受到各因素影响,年龄仍是关键。适龄生育是保证女性生育健康宝宝的有效途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妇女健康状态的调查研究,中国有40%的女性患有不同的妇科疾病,已婚女性患有妇科疾病高达70%以上,与女性相关生殖健康疾病从发病率上看主要包括:盆腔炎症性疾病、子宫肌瘤、卵巢囊肿。而人工流产术过程中容易诱发盆腔炎症性疾病,卢光琇呼吁,年轻女性要学会科学避孕,尽量避免人工流产对身体的损害。另外,女性群体要保护好卵巢这一珍贵的生育资源,将生育力保护的关口前移,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尽早做好疾病筛查,关注自身。 冻卵也是一种生育力保护 近年来,关于放开单身女性冻卵呼声强烈。对于单身女性而言,冻卵是为了给未来提供一个生育的可能,减少年龄对生理的影响,让自己想生的时候还能生。然而,我国的“冻卵”大门一直向单身或健康女性紧闭。 今年全国两会上,多位政协委员提交的提案均与有序开放单身女性冻卵服务有关,再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其中,全国政协委员乔杰提交了一份关于着力强化我国生育力保存保障体系,适度有序放开未婚育龄女性自卵冻存限制的提案。她建议,我国基于患者知情、自愿、自费原则,并在国家行业规范框架下,指定具有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资质的医疗机构建设“自用型”卵子库,以面向未婚育龄女性开展冻卵技术,同时应严格规定保存使用期限。 目前我国限制单身女性冻卵的政策依据主要是原卫生部于2003年出台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其中明确“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卢光琇认为,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和工作机会增加,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推迟结婚和生育年龄,未婚女性冻卵的诉求也越来越普遍。在合法合规操作下,单身女性冻卵的行为应该被允许。但是同自然妊娠一样,冻卵也不能保证每一个新生婴儿都是健康的。